365bet在线投注
我们是这样做好代理家长的
发布日期:2019-02-11  【关闭

河桥镇关工委

河桥镇是盱眙县典型的丘陵山区,全镇四所中小学、两所幼儿园共2000多名中小学生,其中留守儿童占到三分之一。也就是说全镇留守学生的父母基本外出打工,他们的子女不是交给爷爷奶奶照顾,就是交给亲戚代为照顾,甚至大一点的孩子直接交给了学校。由此关心教育留守儿童形成校内担子重,而校外教育出现了失衡。面对留守儿童的家庭教育问题、安全问题、生活问题、心理问题等诸多“留守问题”, 我们主要做了以下几方面工作:

调查研究,摸准留守儿童生活信息

面对全镇留守儿童实际情况,镇关工委深入开展调查研究,走进辖区中小学、幼儿园、村居、街道,摸排留守儿童信息,掌握第一手资料,寻求解决留守儿童校外教育缺失的问题。镇关工委主任杨松权深入每一所学校、每一个村居走访调研。关工委老同志、淮安好人叶培良家住河桥街道,他因为关心下一代工作业绩突出,被评为淮安好人。他经常深入街道新老生活小区,与留守学生家长交流、沟通,跟踪暗访留守学生,观察留守学生校外学习生活情况,主动担任留守儿童代理家长。家住仇集街道的关工委副主任蒋久田,退休10年来一直从事关心下一代工作,他多次走进中小学、幼儿园,走进村居,同学校老师、村居干部认真探讨如何开展关心下一代工作、如何摸清留守儿童底数、如何落实留守儿童的代理家长等工作。他写下了上万字的关于做好代理家长工作的调研报告。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镇关工委几次召集各村居、中小学、幼儿园关工委负责人,召开专题会议,布置做好代理家长工作。要求学校、村居、街道对留守学生实行动态管理。全镇中小学、幼儿园、各村居相互配合,各校按照上级关工委的工作部署,充分发挥学校关工委作用,积极成立关工委组织机构,制订关心下一代工作方案,落实代理家长工作责任措施。为下一步做好代理家长工作奠定了基础。

创新措施,打造代理家长特色品牌

仇集中学地处苏皖交界的丘陵地区,全校学生312人,父母外出打工的留守学生就有84人。通过调查摸底,反复酝酿,仇集中学制定了关爱留守儿童,当好代理家长的“1+2=1”工作模式。所谓“1+2=1”代理家长工作模式,前面的“1”是指1名本校的留守学生;“2”是指为一个留守学生选配2名代理家长,1名代理“爸爸”,1名代理“妈妈”,因为地处山区,当地老百姓把“爸爸”叫“山爸”,“妈妈”叫“山妈”,等号后面的“1”是指给缺少父母照顾的学生组成一个“新家”。为留守学生选配的“山爸山妈”都是夫妻,两人中至少有一人是本校老师,每一对“山爸山妈”要负责照顾几个多到十几个留守孩子。每年9月中旬左右,学校都要组织一次师生“相亲”见面会,本着“你情我愿”的原则,让每一名新入校的留守学生和老师们互认“山爸”、“山妈”、“山娃”,组建“新家庭”。“ 新家庭”组建好后,学校充分调研实践,制定了代理家长职责,明确家庭角色分工,让“山爸”、“ 山妈”、“ 山娃”知道自己的权力和义务,规定了“山爸山妈”的亲情呵护留守儿童“五个一”活动。即 “每天一次看望问候、每周一次沟通交流、每月一次家庭聚餐、每学期一次亲子远足、每学年一次节日陪伴”。栾香同学父母离异,爸爸妈妈都组建了新的家庭,因为多种原因,父母对大女儿栾香几乎不闻不问,栾香同学只能跟姥爷姥姥生活在一起。2017年大年三十,该校吴凯老师和他的爱人丁德芳老师这对“山爸山妈”,把栾香和她的姥爷姥姥一家三口接到家中过年。一大家子坐在一起吃团圆饭,发红包,放烟花,温暖幸福。

“我站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做饭,真是最佳组合,凯爸洗菜、配菜,丁妈翻炒、加料一气呵成,那美味冲击着我的味蕾。凯爸、丁妈,我爱你们!”这是栾香同学后来在日记里描述那天做年夜饭的情景。去年底开始,河桥镇结合新时代文明实践,全面推广仇集中学“山爸山妈”代理家长做法,第三届中国盱眙河桥·仇集牛肉节上,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张晓红向河桥镇又一批“山爸山妈”志愿者代表进行授旗,鼓舞了全镇代理家长关爱留守儿童的情感。

结对帮扶,关心留守儿童形成常态

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关心下一代工作,要求全镇“山爸山妈”代理家长,结合阳光扶贫,结合结对帮扶留守儿童、真正当好“山爸山妈”。镇关工委联手镇扶贫办公室,进一步摸清留守儿童家庭生活情况,“山爸山妈”一对一与留守儿童困难家庭结对,落实“一帮二”措施,即:“帮助留守儿童校外培养教育、帮扶留守儿童困难家庭脱贫增收”。镇关工委向全镇“山爸山妈”发出倡议,要求自发组建“精准帮扶”队,深入留守儿童家里开展走访活动。“山爸山妈”仔细了解留守儿童在校学习情况和家庭生活情况,辅导留守儿童功课。针对家庭教育,给家长们和监护人提出意见和要求,深度进行帮扶。

今年50岁的曾祥林,是河桥镇自来水厂员工。他从事代理家长已经三年了。2016年,河桥中心小学二年级学生丁妍的爸爸丁伦选查出突发性恶性结肠肿瘤,丁妍还有一个智障的哥哥。妈妈只好带着哥哥去南京,照顾住院治病的爸爸。奶奶年迈,又没有文化,无力照顾培养孙女。丁妍成了留守儿童。曾祥林了解到丁妍的家庭情况,找到镇关工委,要求做丁妍的代理家长。他征求了丁妍的爸妈意见,直接把丁妍带回家,与自己小女儿曾金仪一起学习生活。丁妍性格孤癖、内向、沉默少语,成绩较差。曾祥林经常鼓励她,和她谈心、启发引导。还让女儿主动接近她,和她同吃同住、帮她辅导功课。曾祥林平常除了买书包、笔记本等学习用品,过节了还给她买上新衣服。一次半夜孩子肚子疼,他和爱人立即把她送往医院,经查为急性阑尾炎。曾祥林夫妻俩轮流在医院守护,细心照料,一直照顾到孩子出院。丁妍父母感激万分。由于孩子本来成绩就不好,住院又耽误学习。曾祥林就去学校找到任课老师沟通,希望多多辅导。无微不至的关怀呵护,帮助丁妍树立了信心。现在孩子性格也开朗了,也知道与同龄孩子交流了,学习成绩也赶上来了。

宣传培训,壮大代理家长队伍

代理家长都是志愿者,怎样成为代理家长、代理家长怎么开展工作?为了吸收更多代理家长,镇关工委积极向镇党委政府汇报,争取支持。镇党委政府主要领导高度重视,结合新时代文明实践所、实践站建设,召开专题会议,部署安排,广泛宣传引导,动员镇村党员干部、学校教职员工积极参加“山爸山妈”代理家长志愿者,共同为留守儿童撑起一片蓝天。全镇党员干部、中小学老师积极响应,从政府机关单位到学校,从党员干部到老师,迅速组建了若干个志愿者队伍,志愿者人数达到1300人,其中自愿加入“山爸山妈”代理家长的夫妻达到200多对。镇关工委及时安排中小学、幼儿园,将“山爸山妈”代理家长请进学校班级,与留守学生儿童建立“新家”,结对帮扶。

为使“山爸山妈”代理家长尽快进入角色,镇关工委每年都要举办一期代理家长培训班,由关工委老同志介绍如何开展代理家长工作,并邀请仇集中学等先进典型介绍“山爸山妈”代理家长工作经验。通过培训让新的“山爸山妈”代理家长了解工作宗旨、工作步骤,并很快融入工作。2019年春节前后,全镇山爸山妈代理家长志愿者纷纷走进结对留守儿童家中,开展节日慰问,了解留守儿童校内外学校生活情况,帮助困难留守儿童家庭解决生活困难,确立了新的“家庭关系”。

一枝独秀虽然耀眼,但万花齐放才能释放春天的能量。让我们携起手来,进一步做好代理家长工作,为关心下一代发挥自己的能量。